首 页 老崔说画 签约名家 书画奇葩 书画名家 文房四宝 在线收藏 陶瓷紫砂 加入我们
当前位置: > 老崔说画 >  

徐义生-----秦岭秋色灿灿红

时间:2016-09-23 15:17来源:老崔说画 作者:崔大中 点击:
【老崔说画】醉美秦岭红灿灿 众所周知,中国传统文人画崇尚的黑与白,实际上也是一种非常主观的、带有禅意的色彩。经过千年的锤炼,成为世界画坛上独特的语言体系。但是,用这种黑白色彩来表现诸如美到极致的秦岭秋色和气象,毕竟会有不少局限,作为一代中国


【老崔说画】醉美秦岭红灿灿

      众所周知,中国传统文人画崇尚的黑与白,实际上也是一种非常主观的、带有禅意的色彩。经过千年的锤炼,成为世界画坛上独特的语言体系。但是,用这种黑白色彩来表现诸如美到极致的秦岭秋色和气象,毕竟会有不少局限,作为一代中国画大家,徐义生把醉人的秦岭用青绿山水进行了非常完美的表达。为了表达秋色之美,徐义生先生在色彩的探索和运用上,大胆使用红色,创造性地完成了红色山水的现代转换,丰富了红色山水的文化内涵。如果将红色山水看作青绿山水的变体或延伸,那这类红色山水有了更多的实际意义。

     徐义生先生的红色山水,主要以秦岭秋色为表现对象,火热的红色表达的是一种吉庆,一种丰收,一种自然的醉人的红色之美。应该说,强调色彩的运用,在传统中国画以水墨晕染为主的审美趣味规范下,有着太多的实际困难。徐义生先生通过艰苦的实践,在他的恩师李可染先生《万山红遍》的感召下,远离了红色所谓的政治意义象征,将红色回归到民族审美意趣之下,秦岭的醉人之美被表达的淋漓尽致并富有深厚的民族文化气息。在他的作品中,色彩与墨色的结合,自如而和谐,墨以彩亮,彩以墨华,相互映衬,熠熠生辉,墨中有彩,彩中有墨,墨彩相溶,自然而不着雕痕。实际上,徐老的红色秦岭山川,并不是机械的描摹秦岭秋色,而是抓住红色的民族文化内涵,以更为主观的创造性色彩,表现艺术家的精神内核和时代所赋予的新的文化精神。

      作为一代青绿山水大家,色彩的运用无疑是其获得成功的重要支撑。当我们面对徐先生的民族红作品时,我们在愉悦的审美中感受到一种轻松和暖意,一种祥瑞萦绕的美丽。
 

 

 

徐义生----醉美秦岭红灿灿        

                                                      文/崔大中

 

       中国绘画,也称丹青,丹是红色,青色,可以将黑色都包括在内。由此可以知道红色在中国画中的重要。但是将红色作为主色的作品在已故山水大师李可染先生那里才开始有了发展的端倪。当然,在此之前,山水画中的“青绿山水”早已经成为国画艺术中的色墨辉映的重要门类,并有了深厚而雍容的文脉传统。从绘画意义的角度,红色山水的探索和研究是青绿山水对于色彩和自然以及文化内涵的一次延展性开拓,在水墨为主的国画世界,也有着很强的实际意义。
 

      色彩在中国画中,尤其人元代以来,几乎没有太大的发展,只是由于近代国门的打开,在西方油画艺术的影响下,国画的色彩问题才一天天被重视起来,并有了很大的起色。应该说,在中国画中,对于色彩的运用有着很大的创造的可能性空间,但是这是一个需要重新认证美学体系和审美趣味的问题。实际上,中国画在色彩上曾经是灿烂之极的,回看唐宋绘画,我们或许会找寻出久已被忘记了的艺术趣味和色彩境界。

       色彩在已经水墨化了的中国画中要发挥出自己特有的魅力,是一个并不让人轻松的工程。中国画的色彩艺术不会是同于西方色彩的艺术,许多外来关于色彩的美术理论,并不是拿来就可以用的,这需要合于东方绘画美学要求的创造性的运用。是的,要在色彩的运用中,在创造和革新中,保持中国画表征的明晰性,绝不是简单的拿来主义能够解决的问题。
 

       许多画家在进行国画色彩创作的时候,认为色彩伤墨,并因而在国画创作中只注重水墨表现力的探索,而相对来说就不太重视色彩的表现力。国画大师李可染先生曾经用朱砂等红色创作了闻名于世的“层林尽染”“万山红遍”,开创了以红色为主表现山水之美的先河,但是在创作了这几幅红色作品后,李老认为颜色之于国画是一个大难题,因而在此后的数年中就不再创作红色系列的作品,而专心致力于水墨的探索。虽然在今天看来,李老的红色山水已经成为红色山水的经典样式,但也应该明白,李老的红色山水,其精神表达与政治意义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在那个火红的年代,画坛一片红色的时代,“文化革命”的政治氛围,虽然限制了很多画家的创作空间,但是也成就了相当一批山水画家对“红色”的别样情怀,李可染先生的万山红遍无疑也是红色政治的产物。万山红遍系列作品,共七幅,其结构内容大体一致,在李老的艺术创作生涯中,也就是一段小小的插曲,可就是这一插曲,使得李可染老在不经意之间成了红色山水的现代开拓者。
 

       实际上,创作红色山水,探索色彩的运用还需要解决一个观念问题。李老放弃红色山水,并不仅仅红色山水是当时的政治需要,而更多地是因为色彩的累积无法表现墨法的变化和传统国画的笔墨意趣,彩色积染更会妨碍或冲淡笔墨的表现力,况且李可染老一生的兴趣点是对墨法的精深研究。但如果李老不站在这个角度,颜色的累积、笔趣的变化,也许就不是一个问题了。色的积染虽然有碍于墨色的表达,但它却是一种新的视觉图式。贡献一种新的视觉图式,对于由图式组成的美术史来说是非常有价值的。今天,李可染的红色山水倍受追捧和认可,就真切地说明了这一点。
 

       应该说,红色之于中国,是有深刻的文化内涵的。因而探索中国红的国画表达,一如发展青绿山水、水墨山水一样,有着非常重要的美术学意义。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红色和黑色同样富有魅力。红色中寓于很强的民族情感。中华民族对于红色的迷恋,有着深层次的完型心理。红色代表了喜悦、代表了活力、代表了意志力、代表了欢愉、代表了吉庆、代表了甜蜜的日子,看看年年必写的春联,年轻人结婚时的红袄,红袍和红头绳。吉庆有余的红窗花,散溢着喜庆气氛的红地毯,红红的中国结,每到春节,在这个中国最大的传统节日里,从城市到乡村,红红的灯笼、窗花、街灯、条幅………整个是一个红色的喜庆的海洋。

         因于此,探索红色山水的文化内涵和表现形式就有了其特殊和自在的意义,也有了其可以独立发展的基础。在这一红色山水的探索上,李可染先生作为开拓者,已经为此做出的伟大的贡献。不管传统意义上的形式主义者多么认为“色碍墨”,我们都应该认真地探讨红色之于国画的意义。在色与墨之间找出其更为相得益彰的一面,努力将民族对红色的审美心理表现出来,当然,这要求找到一种更为妥帖的表现形式,要求色彩与笔墨达到完美的融合统一。
 

           当代山水画大家,长安画派的领军人物徐义生先生,是继长安画派已故青绿大家何海霞以后的新一代青绿山水大家,也是当代红色山水的现代开拓者。他的青绿山水已然创造性地形成了以描绘秦岭山水为母题的新图式。他努力探索研究并孜孜以求的红色家山,也已经成为继李可染之后当代中国红色山水的经典式作品。有意思的是,徐义生一生有幸拜在石鲁、何海霞和李可染门下虔诚学习。石鲁是他的从启蒙到学习的重要导师,何海霞是他的授业恩师,而李可染又是画家北上中央美院读研究生的授业导师。所以,我们就不难理解,在徐先生的水墨质的山水中,为什么有着更多的石鲁的精神气格;在他的青绿山水中,有着何海霞的彩墨风神;在他的水墨写生中,有着李可染的严整格局和现代风韵。

       徐义生是中国画中开拓色彩语言美的一代大家,他的红色山水,如其墨色相映的传统青绿山水一样,紧紧把握着中国画笔墨和文脉的基本要求,从传统东方美学要求出发,他笔下的红色山水,是当代红色山水中真正具有笔墨精神和传统意趣的现代中国画,色彩与墨色的有机结合,色彩与墨线的有机结合,反映着经典的中国画味道。就此而言,徐先生的红色山水,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红的色彩艺术。它既不是如西方艺术色彩的的形式趣味,也不是民间的隐喻性的象征艺术,更不是具有政治隐喻意义的概念化艺术。它是墨彩相融,“道技一体,以道御艺”的互济产物,是传统文化与传统文脉的有机统一,是属于中国画的新建构和新图式。
 

      作为青绿山水的当代大家,在色彩的探索和运用上,徐先生无疑有着非常卓越的成就。他的红色家山,主要以秦岭秋色为表现对象。徐义生先生是陕西岐山人,秦岭是生他养他的故园。他的画室就安置在秦岭美丽的山谷之中,开窗即是满山美景。秦岭的醉人的红色秋山,让每一个热爱色彩的画家都会抑制不住表现欲。可以说,徐先生的红色家山的美丽秋色红颜,是画家创作红色山水的原初动力。他的红色秦岭作品,中国红的文化隐喻也表达的明确而实在。那火热的红色表达的是一种吉庆,一种丰收,一种自然的醉人的红色之美。应该说,强调色彩的运用,在传统中国画以水墨晕染为主的审美趣味规范下,有着太多的实际困难。徐义生先生通过艰苦的实践,更在他的恩师李可染先生《万山红遍》的感召下,远离了红色所谓的政治意义象征,将红色回归到民族审美意趣之下,秦岭的醉人之美被表达的淋漓尽致并富有深厚的民族文化气息。在他的作品中,色彩与墨色的结合,自如而和谐,墨以彩亮,彩以墨华,相互映衬,熠熠生辉,墨中有彩,彩中有墨,墨彩相溶,自然而不着雕痕。徐老是一个重视写生,努力将画室搬进大自然的画家,他的秦岭红色,已然不是其恩师为政治需要而创作的象征性山水。他的红色山水,从写生的秋色开始,力图将生动感人的自然美上升到艺术表达的文化美,因而,徐老的红色秦岭山川,并不是机械的描摹秦岭秋色,而是抓住红色的民族文化内涵,以更为主观的创造性色彩,表现艺术家的精神内核和时代所赋予的新的文化精神。
 

      作为一代青绿山水大家,色彩的运用无疑是其获得成功的重要支撑。徐老的红色山水和他的青绿山水是一脉相承的,可以说“秦岭秋色红”是他青绿色彩山水的一种自然延伸,和当代许多概念化的红色山水相比,徐老的红色秋山,墨韵十足,生动自然,传达着纯正的国画气质,是笔墨与红色晕染结合回归本体绘画性的成功努力。当我们面对徐先生的民族红作品时,我们在愉悦的审美中感受到的是中国画深厚雍容的文脉气象,感受到的是华美的笔墨和色彩带给我们的一种轻松和暖意,一种祥瑞萦绕的美丽。

     就此而言,徐义生的红色秦岭,是当代红色山水的新成就,是承继其恩师李可染的红色山水的新发展,是继李可染万山红遍后让红色回归民族文化本质好文脉的有益选择。可以说,在徐义生先生这和,红色山水已经成为当代山水画的一片崭新领域,并在不断的探索中一步步走向了成熟和完美,为美术史增添了新的图示内容和文化篇章。
 

       的确,将红色这一民族之色,提炼出来,创造出属于这个民族的心性和审美心理意趣的,适合更多人民群众欣赏的红色山水,从挖掘民族文化、弘扬民族精神、传播民族审美意趣等诸方面来说,红色山水的探索是有着相当现实的意义的。也因于此,徐义生的红色山水才有了更强烈更重要的文化力量和史学价值。

     应该看到,“民族红”的水墨态表现是非常之困难的,它不但面临着色墨结合的“技”的问题,更面临着以技御道的文化表达问题,也正因为它的困难,才使红色的真、善、美的追求更富于文化意义和永恒的价值。
 

        赏读徐义生先生的红色秦岭等作品,一种成熟的红色山水扑面而来,那醇厚的笔墨味道,经典文化意趣,生动鲜活的语言图式,让我们在激动和兴奋之余,对于红色山水的现代发展有了更加清晰明确的肯定和认知。

       中国红,民族红,在与水墨的交融中升华,并终将成为中国山水画永恒的的文化记忆。
 


 

       徐义生,1943年生于陕西岐山。17岁开始师从石鲁、何海霞二位先生。35岁考取中央美术学院李可染先生研究生。毕业后在西安美院任教十年。1991年调入陕西师大艺术学院。曾任陕西师大艺术学院院长与陕西师大艺术研究所所长。

 
(责任编辑:admin)
------分隔线----------------------------
新闻资讯 | 签约名家 | 书画奇葩 | 作品展示 | 文房四宝 | 加入我们 | 艺术顾问 | 名家题词 | 翰墨中国理事
电话:18615391977 QQ在线:381352253
Copyright © 2006 - 2014 hm0086.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翰墨中国 公司保留所有权利
ICP经营许可证:鲁ICP备14025322号